首页 文学

​ 我是个北方人,对面有着独特的情感,甚至于说——难以割舍。

​ 出于怀念,我回了趟故乡。一踏上这熟悉的土地,我心中就充满着温暖,尽管来自旷野的凛冽寒风就像千万把刮骨冰刀,刺痛我的脸。可心灵却有这种神奇的力量保护着我。这种温暖就好像黄昏时分的鸟回了巢,流浪的孩子归了乡一样。我快步走向家门,不让这温暖消失。

​ 路上,无数图景映入我的眼帘:堆积的麦秆,枯黄的断苗,远处两三个人赶着羊一路向北。此景虽萧条,可你曾想过,追逐着那凛冽的朔风的尾巴,总是明媚的春光;所有冻凝的冰的核儿,都是一滴春天的露珠;那封闭大地的白雪下边是什么?你挥动大帚,扫去白雪,准是连天的,迷人的绿意。北方的冬天并非死气沉沉,只要用心去找,还是能找到满眼的盎然生机。

​ 麻雀偷食着刚晒的玉米,时不时还蹦跳两下。我见不得它这般得意,挥挥手将它赶走。它反而嘹亮一叫,振翅高飞。还是洋洋得意,真气人!推开陈腐的木门,迎面而来的是温暖的水汽。熟悉的温度,熟悉的气息,回忆涌入我的脑海,这水汽每天将梦中的我唤醒。再成立都没有这么准时的闹钟。

​ 我摆了摆手,将水汽驱散。我还没眨完眼,姥姥就向我冲来。好好的揉了我的头,好像再抚摸什么珍贵的宝物。“让姥姥好好看看你,这么高了,这么高了好啊;咦,几年没见了,又少了几斤肉。这孩子,真不让姥姥省心嘞!快快快,外面冷,快到炕上来!”姥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。她拉着我的手,挽到炕上来。我实在是看不惯姥姥为了我做那么大动作。姥姥似乎捕捉到了我想法:“别那么见外,你可是我的宝贝孙子;你回来,我感觉我年轻了几年呢!人老心不老,老当益壮!来来来,饿坏了吧。”姥姥说完就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面。我一看,热气笼罩住整个碗口。浓郁的高汤搭配着柔韧的面条,这才是家!飘在汤上的葱段与米黄色的高汤相得益彰。

​ 吃完面,一切劳累随风飘去,就算体会了世态的炎凉、人间的百味,也敌不过这面。我将汤喝的一干二净。仅剩的几滴汤水映出我的脸。姥姥看着我,露出慈祥的笑容。我也跟着笑。此时,好像时光真的回到10年前。




文章评论

    访客ChromeWindows
    2021-09-19 11:08   回复

    不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