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学

​ 去年冬天,有幸回到了陕西,来赴“面的邀约”。

​ 一下飞机,黄土高原那独特的气息就扑面而来,那种原始的、粗犷的、生命本源的能量就蕴藏在我面前这片贫瘠的土地上。这使我不禁疑惑,怎么如此柔韧的的面食能得以在这片土地流传呢?

​ 沟是不深的,水也不会顺着沟涌上来。群山从远处眺望就像蒙古包一样紧密排列,远处的梯田反射出绿色的光亮,好像天空都被染成了这颜色。只有在这片土地上才能迸发出这神奇的力量。这就是黄土高原。

​ 黄土高原偶尔也有柔情的一面,她有”黄天厚土大河长,沟壑纵横风雨狂.“的一面也有"沾衣欲湿杏花雨"的一面。她是刚柔并济的。也只有这样的土地,才能孕育出这柔中带刚,刚中带柔的面食文化。

​ 一进村,就从远处传来狗的吠叫,村中儿童的嬉戏声。一个个混圆的小脸多可爱。再瞧瞧旁边的小姑娘。两腮红红的,多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,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人!

​ 到家了!到家啦!几个孩子早已拿着碗筷,敲着桌子,迫不及待了!在孩子们的声声催促下。面先生终于肯来赴约了!他准备的可真周全:凉皮,白面馍馍,臊子面,面疙瘩汤。样样齐全。可真不枉来赴这一次!

​ 臊子面首当其冲,碗里满是诱人的大红色,就仿佛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躺在碗中诱惑着你。一入口,更让你欲罢不能,外在的美味下藏着是更加的美味。辣椒的香味配合着红油在嘴中炸开,火热的味道在嘴里交汇、融合,翻飞、升华,最终融化在口中。就算是在零下几度的低温下,心中也火热的像海南的夏天。

​ 接下来是凉皮的主场。如果说臊子面是火热的沙漠,那凉皮就是宁静的湖泊。冰凉的口感仿佛在轻揉着你的味蕾,使你安神定心。不过,就算是如此冰凉的口感,也很可人。凉皮劲道无比,入口爽滑,配上一下小调料那可真是能悟到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”的心情。

​ 火热的臊子面和冰凉的凉皮已经过了,你刚体验过一场冰与火交汇的协奏曲。接下来,该休息了。这是这场面食盛宴的最后一道。

白面馍馍,普通的外表下,藏着是黄土高原人民生命最原本的能量。一口白面馍馍,一口面疙瘩汤。时间仿佛在此时放慢下来。说不出来的,是心里的舒坦。表现出来的,是岁月静好,生活本味。这样的惬意是广东人吃早茶没法感受的。这种惬意是面食特有的。在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后,才能领悟此时的惬意。这种惬意是那种在大西洋上迷失方向后找到灯塔的那种放松;这种惬意,是在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释然。

​ 火热的沙漠走完了,宁静的湖泊也走过了。夕阳下的释怀也体验过了。这是面先生的邀约,也是黄土高原这些茂腾腾后生的邀约。面——带给你的不仅仅只是味道上的好。更带给你的是心灵上的升华。




文章评论